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太阳馆心水论坛 >

青海“土皇帝”马步芳:侮辱妇女不下5千名侄女、兄嫂都不放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9-08

  引言:民国时期,社会动荡不安。位于我国西北地区,有数股回族武装力量并存。正因各股势力领头人都姓马,所以老百姓们将他们称为“西北群马”。20世纪中叶,“西北群马”里以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三人兵力最为强盛。谁也没想到这三人春风得意一时,最后的结局却天差地别。

  马步芳,出生于1903年,甘肃河州人,也许是因为他从小就出生在“官宦世家”,所以他对权利也看得比别人更重。早些年的马步芳曾经在军官训练团待过一段时间,后来就直接到父亲和叔父的地盘任职。青海在马步芳家族的统治下经历了40个春秋,而马步芳此人更是荒淫无道,心狠手辣,百姓们都戏谑地叫他“土皇帝”。

  1949年5月,西北地区眼看解放在即,最心力交瘁的当属李宗仁了,他一面要部署南逃,一面又要花心思与马鸿逵周旋。彼时,原任西北军政长官被委派到北平,他的职务暂时被副长官代理。这军政长官之位一空,许多人便开始虎视眈眈。虽然明人一眼都看得出来解放军势如破竹,西北军队抵挡不了多时,但依然有些人沉醉在权力之下,做着西北长官的美梦。

  那个时候,最有能力竞争西北长官之位的当属马鸿逵和马步芳两家,最后坐上军政长官之位的是马步芳,这是因为长官们认为马步芳的势力大过马鸿逵,再加上马步芳为了此次竞选不惜下血本收买了许多大员,让许多说得上话的大官都站在他那边。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马步芳容易拿捏,让他做军政长官好利用。

  马步芳此人野心太大,从他刚上任开始,他就决定将统一的地域无限扩大,他要的不止是统治青海这一方小天地,他要的是整个西北。为了实行这个计划,他先把原本的高官全部换成自己人,用甘肃省政府主席牵制他的劲敌马鸿逵,招兵买马给自己造势,颁布法令,扩大死刑范围。只要有任何对他不利的声音,就立刻会遭受到严刑拷打甚至命丧黄泉。

  只不过马步芳一统西北的美梦还没有实现,就被兰州战役打得七零八落。8月27日,兰州解放。人民群众和政府都不想轻易放过马步芳,适逢国防部部长徐永昌抵达西宁,他一边指责马步芳,一边又要马步芳负隅顽抗。马步芳不服,和徐永昌两个人争得脸红脖子粗。最后只能背着徐永昌偷偷带着自己的一大群女人从青海跑到重庆。

  9月6日,马步芳已经到达重庆,此时的他才知道西宁已经沦陷,他哭得撕心裂肺,那是他原本决定大展宏图的地方,现在却……不过他没有多余的时间伤心了,因为徐永昌也来到重庆了,他不仅要继续追究马步芳的责任,还扣留了马步芳一大部分的财产。他逃,他追,他插翅难飞……马步芳哪里还敢继续留在重庆,他只好赶紧跑去广州。

  时间很快到了10月,蒋介石召唤马步芳到台湾,这次他不得已来到台湾。马步芳自然知道自己这次凶多吉少,没有办法,他只好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在马鸿逵身上。可蒋介石却不相信他的说辞,只要求他到西北和解放军打仗。这与直接叫马步芳去死没有区别。马步芳也不是傻子,都这样了还能不逃吗?

  他只能再次施展他出色的“黄金外交”,贿赂了蒋介石年前的红人,拖延了回西北的时间,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只要蒋介石随便问马鸿逵两句线日,马步芳先到香港小住一段时间,后又找了借口到利雅得避难。后来,马步芳在开罗定居,他买了一所公寓,里面的装修设计比王宫还奢侈,除此之外,他还买了一栋有13层楼的房子给员工住。为了保证经济来源,他还开了3家酒店和1家舞厅。

  只有暴君才希望别人畏惧他,明君不会,而马步芳就是个十足的暴君。只要稍微不如他的意,他就会大开杀戒。人命在他眼中不算什么,杀个人估计跟切西瓜没有什么不一样。马步芳除了做人残暴嗜血之外,还是个十分无耻下流之徒,他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生我、我生者,外无不奸。

  事实上,他手下人的妻子、女儿都难逃他的魔爪,但迫于他的淫威,没有人敢说什么。马步芳不仅对外人荒淫无耻,他连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胞妹、侄女都不放过,兄嫂、弟媳,但凡跟他有点关系的都受他玷污。

  酒店的女侍也好,舞厅的舞女也好,他统统不放过。更令人不齿的是,他居然强奸了他的孙女,他的孙女还给他生下一个儿子,为了不让事情败露,马步芳残忍地结束了孩子的生命。这得是一个怎样的人,才能做出这么令人恶心的事!根据回族侨民的控诉,曾经被马步芳奸淫过的人,有回、满、汉、藏、哈萨克、萨拉等各个民族的女性,共有5000余人。非但如此,马步芳还会私吞军费,将政府拨下来的钱倒卖到印度黑市去。而且马步芳意志特别强烈,一直在伺机而动。

  50年代末,社会出现了许多的声音,许多矛盾每日频发,台湾也想趁机控制大陆。马步芳认为此时就是他蹦哒的最好时机。他对外宣称他的游击队依然还在西北坚持,为了请他回去主持的事业,他的人不得不伪装成朝拜人员。马步芳此时还惦记着之前做“土皇帝”的无限风光,他希望通过此次机会他还可以再体验一次,所以他又一次实施了“黄金外交”。由于贿赂到位,他顺利当上了台湾的“全权大使”。

  书到用时方恨少,这个时候的马步芳才后悔自己没有多读一些书,他的阿拉伯语差的没边,别人说的话他完全听不懂,渐渐地,他就开始抵触外交会,也不愿意去办公了。阿拉伯语差也就算了,他连国语都写不好,只会写一个“阅”字,其他的交给别人来搞。

  50年代末,台湾想要邀请沙特国王到台湾去,这样的话两个地区之间的关系就能更进一步了。只不过马步芳一点都没有回台湾的打算,他总是想办法拖延时间,没想到拖着拖着还真让他拖没了,最后再也没有让他去台湾的消息了。于是在他做“全权大使”的四年时间内,他一次台湾都没回过。

  马步芳对待当地侨胞的态度很差,手段也很阴毒。在沙特的华侨做的都是老实本分的工作,几乎都是依靠缝衣制帽为生,这种工作一个月能挣几个钱?马步芳为了让他们生存不下来就故意买下所有的缝纫机,让他们再花天价买回来。

  其他国家的华侨来麦加朝圣,也遭受到其层层剥削,不然的话就会被冠上“通匪”的名头,不给签证。如果这是为了打击外来的侨民,也就算了,可是他连本来就在沙的侨民也不放过。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1961年春,马步芳这个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全权大使给台湾当局的外交事业上留下了重重的一抹污点。原来是马步芳的五姨太马月兰反击了。马月兰是马步芳的侄女,当初马步芳去开罗,马月兰跟着家人一起跟马步芳移民,谁知马步芳偏偏就看上了马月兰,要她做妾。那正常人肯定不同意啊,但是马步芳以全家人的性命威胁,马月兰也不得不就范。

  马步芳当上官以后,马月兰就被软禁,不准与自己的家人联系,也不能和异性接触,只要马步芳不如意,马月兰就会遭到家暴。马步芳糟蹋了马月兰还不够,就连她的母亲和妹妹也想染指,要她们到马公馆一起来“伺候”他。马月兰不同意,等待她的是无尽的痛苦和折磨。

  恰巧,台湾当局又来了个叫宋选铨的人物,他的妻子很善良,得知马月兰的事情后,她非常同情她,帮她逃离马步芳的身边,让她偷偷藏在自己的房子里。然后马月兰就一直往机构里发送控告信,要马步芳把自己的护照还给她。

  马步芳收到消息后,就准备要了宋选铨的性命,又带人去宋的家里砸门要找马月兰算账。没办法,他们只好大声呼救,很快,就引来了警察的注意,结果一行人就被送到警局去,但因为马步芳身份特殊,所以他没有被押送。

  马月兰会阿拉伯语,她一会用中国话大骂马步芳(因为马步芳也在骂她),一会用阿拉伯语讲述她非人的遭遇。最后,是沙特外交部的人员将马月兰护送出境,否则的话马月兰后果不堪设想。马月兰一路控诉,她的哭声凄婉断人肠。

  原本马步芳还以为马月兰走不出境内,到时候定要她好看,没想到马月兰运气这么好,竟然真的让她逃掉了。到了台湾后,马月兰立即奔赴“监察院”的控诉席上,而马步芳却不敢当面对峙。不多时,马步芳名声狼藉。台湾那边想竭力压下这次风波却无能为力,在沙特他也成了人人喊打的角色,而中东各国也没有人愿意接纳他,他只能一辈子躲在他的公馆里。

  1975年,有位老人拜访马步芳,他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两个人交流只能用手语。只见马步芳满面愁容,一会指天,一会指地,一会指心脏。同年,马步芳在千里之外的沙特阿拉伯辞世,享年73岁。

  人性最是不值得考验,越是剖析马步芳家族,就越是讨厌马步芳这个人。由于马步芳家族统治了青海40年,所以马步芳从小就明白了权力的重要性,站在权力的顶端,他傲视群雄,草菅人命。喜欢的不喜欢的,想打杀就随意打杀了去。这种人,即使在高层也很难见到。

  不仅如此,他还喜欢贿赂别人,做见不得的光的勾当,荒淫无耻,连自己的兄嫂姐妹都不放过,这实在不是君子所为。他最后还能走得那样的安详实在是不公平,我想,像他这样的人,就应该没收他的作案工具,看他还怎么猖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